pc蛋蛋彩票正规吗
首頁 > 文化 > 讀書 > 正文

手藝人與英雄:古典時代的藝術家形象

核心提示: 事實上,古羅馬時期有兩種藝術家形象同時并存:卑微的手藝人--藝術家和帶有傳奇色彩的文化英雄。前者是古羅馬實際藝術從業者的形象,后者主要是文學和社會精英想象中的希臘藝術家形象。

古羅馬學者塞尼卡坦言,雖然我們崇拜神像并向它們奉獻祭品,但我們卻鄙視制作它們的雕塑家。琉善也告誡青年不要從事雕塑藝術:“成為一個雕塑家能帶來的好處是……只會成為一個用手工作的人……當然,你也會成為一個菲狄亞斯或波利克里圖斯,創造出許多美妙作品;但即便如此,雖然你的藝術會得到普遍贊美,但任何有理智的觀眾會不想成為你這樣的人。不管你的品性究竟如何,你總會被看作一個用手謀生的普通手藝人。”藝術家灰暗的形象早在《荷馬史詩》中已有體現。神界的藝術家、鍛造之神赫懷斯托斯形象極不光彩:瘸腿、滿身油煙,常常成為其他神嘲笑和戲弄的對象。

在實際生活中,希臘藝術家的社會地位也是不樂觀的。在主要由農民–戰士構成的希臘城邦,城邦的政治價值觀占主導地位,繪畫、雕塑、建筑的從業者與其他手藝人通常遭到鄙視。手工藝活動被視為“賺錢謀生的”,被認為有害身體和頭腦。手藝人的社會地位與奴隸相差無幾。事實上,很多手藝人本身就是奴隸,這一事實進一步強化了對手藝人的社會偏見。藝術贊助和藝術品的功能也對藝術家構成了嚴重制約。在古希臘城邦,重要的藝術工程大都是城邦贊助的,建筑、雕塑和繪畫無不服務于具體的政治、宗教和社會目標,藝術家能自由發揮的空間很有限。比如有位雅典畫家因在一幅表現馬拉松戰役的畫中將希臘人畫得比波斯人小而被罰款。畫家這樣做是出于表現空間的需要,但城邦的利益顯然更重要。就藝術家本人來說,雖然早在公元前6世紀的古風時期就有藝術家在陶器和雕塑作品上簽名,有些人甚至制作了自己的肖像,但這些簽名和肖像主要表達藝術家對精湛技藝的自豪,他們對自身的認識很少超出手藝人的范疇。

直到古典時代晚期和希臘化時期,隨著社會結構、政治組織以及藝術贊助模式、藝術品功能的變化等,藝術家的社會地位和形象才有了變化。有些藝術家憑借才華獲得了很大的社會成功,以致在時人眼中他們已經不再是一般意義的手藝人,而是帶有傳奇色彩的英雄。藝術家傳記的出現突出表現了這一時期藝術家的崛起,如前面提到的薩摩斯島的僭主杜里斯撰寫的希臘著名畫家和雕塑家的傳記。老普林尼在《自然史》中有關古希臘畫家和雕塑家的記載很多就來自杜里斯。在書中,老普林尼呈現了一幅希臘藝術和藝術家的光輝畫面。他指出,在古希臘,藝術和藝術家備受推崇,不僅繪畫被列為“自由藝術”,是貴族子弟教育的內容,而且杰出藝術家也很受尊崇。這些記載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圍繞藝術家的各種“軼事”。以軼事方式講述藝術家的生平本身就不同尋常。因為在古代文學傳統中,軼事通常與重要人物或英雄聯系在一起。“軼事會加深我們對這種人物的理解,從而使我們更容易認識他們。因此,與英雄有關的軼事通常總是會被看作這個英雄的‘正’史中的光彩所在。它們顯示了偉大人物身上普通人的弱點,或是從一個新的、令人意想不到的角度來顯示他的機敏。”總之,通過軼事,藝術家被建構成了文化英雄。老普林尼講述的許多藝術家的軼事已經成為西方藝術寫作,尤其是藝術家傳記中經久不衰的遺產。

大致來說,在普林尼的描述中,藝術家的“英雄化”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是自學成才。“自學成才”的母題可能反映了此前藝術家文獻記載的缺乏,也從另一個方面反映了這一時期藝術家的崛起。比如雕塑家萊西普斯“沒有老師,原本是個銅匠”。類似的還有西拉尼昂、埃里格諾斯、帕西特勒斯等。有些軼事顯示了藝術家獲得的社會認可,如公元前5 世紀薩索斯的畫家波里格諾圖斯“獲得很高尊重,一個全希臘委員會投票決定為他個人舉辦娛樂表演”。有些軼事強調了藝術家與贊助人的親密關系,尤其是君主對藝術家的禮遇。最著名的是亞歷山大與畫家阿佩利斯的故事。亞歷山大經常光顧畫家的畫室,而當他發現畫家愛上他的情婦,就慷慨地將其賜給了畫家。另一個例子談到國王德米特里烏斯對畫家普羅托格尼斯的禮遇。這位國王圍困羅德島,畫家拒絕離開,繼續在他位于城郊的花園中畫畫。國王為了不損毀畫家的畫而拒絕對羅德島放火,還派士兵保護畫家。他甚至不再關心戰事,跑去看畫家作畫。這個故事不僅贊揚了國王對畫家的禮遇,還強調了畫家對藝術的熱愛。

藝術家對藝術的癡迷和熱愛是另一個常見主題。如西拉尼昂常不滿意自己的作品,將完成的雕塑打碎,結果被冠以“瘋子”的綽號。一些藝術家還對自身價值有強烈意識,如畫家帕拉蘇斯自稱“畫家之王”;宙克西斯視金錢如糞土,常把自己的畫作無償贈送,因為他認為自己的作品是無價的。這種自信使藝術家即便面對國王也保持著一種優越感,如阿佩利斯就敢于指出亞歷山大對繪畫的無知,告誡他不要談論繪畫,說研磨顏料的工人都會嘲笑他。

第三個母題涉及藝術家的技藝和想象力。有兩則藝術家技藝競爭的軼事尤為著名:一則軼事談到阿佩利斯到羅德島拜望普羅托格尼斯,碰巧后者不在,于是他在木板上畫了一條線。普羅托格尼斯看到阿佩利斯的線后,便在上方用另一種顏色畫了一條更直的線。阿佩利斯不甘示弱,又畫了一條無與倫比的直線擊敗了對方。另一則軼事說宙克西斯畫了一些極其逼真的葡萄,引來一些鳥兒啄食,但他卻將畫家帕拉蘇斯畫的幕布誤以為真:宙克西斯欺騙了鳥兒,而帕拉蘇斯則欺騙了藝術家。有些軼事則強調了藝術家對自然的超越和藝術家的創造性想象力。自稱“畫家之王”的帕拉蘇斯聲稱自己按照赫拉克勒斯在夢中向他顯現的樣子畫了這位英雄的樣貌。在畫赫拉的畫像時,宙克西斯選了五位美麗的少女并選取每個人身上最美的部分。提曼特斯的畫大多都是暗示而非描繪出來的,他的創作雖然完美卻總是低于他的天才。另一些軼事強調了藝術家經濟上的成功。“宙克西斯獲得巨大財富,他用金線在袍子的角上繡上自己的名字。”阿佩利斯的畫為他贏得了巨大財富,他的一幅亞歷山大像贏得20個塔蘭特(即20 個金幣),他的另一幅畫贏得的金幣用秤稱的,數不過來。總之,在這些描述中,藝術家與只為賺錢謀生的卑微、貧困的手藝人形成了鮮明對比:他們恃才傲物,卓爾不群,對藝術充滿熱情,富有卻蔑視財富,因才華而備受尊敬,甚至君王都對他們禮遇有加。

需要注意的是,普林尼贊許和推崇的英雄-- 藝術家都是古希臘時期的藝術家。他對自己時代藝術家的態度卻是非常消極的。這一態度很具有代表性。正如許多學者指出的,古羅馬時期完全缺乏能與那些聞名遐邇的古希臘藝術家相媲美的人。古羅馬學者和作家盛贊往昔的希臘藝術家,卻鄙薄自己時代的藝術家,更很少關注和記錄他們。這與古羅馬藝術家卑下的社會地位和身份有直接關系。古羅馬時期,只有少數藝術家出生時是自由人,大部分藝術家是奴隸,或獲釋奴隸。事實上,古羅馬時期有兩種藝術家形象同時并存:卑微的手藝人--藝術家和帶有傳奇色彩的文化英雄。前者是古羅馬實際藝術從業者的形象,后者主要是文學和社會精英想象中的希臘藝術家形象。

來源:商務印書館

相關閱讀
關鍵詞: 藝術家 畫家 軼事
pc蛋蛋彩票正规吗 幸运赛车选号 下期七乐彩预测号码 江苏时时玩法规则 安徽快三6月26号推荐 浙江省体育彩票6十1号码 3~10元扫雷群大全 领头羊时时彩官网 第七感时时软件注册 浙江12选5一定 龙虎时时彩开奖走势图